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推荐阅读假如他曾爱过我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8-07 05:52:32  

这里推荐阅读《》,提供叶宁阎苑廷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推开卧室门,叶宁熟门熟路地从衣橱里拿出件白色的长裙换上,再次下到大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假如他曾爱过我》精选:

夕阳落幕。

叶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厨房忙活的周嫂迎面走出来,“太太,您回来了?晚饭还没有做好,你稍等一下。”

“今天不用煮我的那一份晚饭了。”叶宁抬步走上阶梯,“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好的。”

推开卧室门,叶宁熟门熟路地从衣橱里拿出件白色的长裙换上,再次下到大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已经在小区外等候多时,一位年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位上,轻佻一笑,“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叶小姐打扮起来,不比那些选美冠军差啊。”

说话的是祁家的小儿子祁振哲。

前段时间,他爸为了拿下国标地产开发权,私自行贿高层人员,瞒着股东做假账暗中亏空了公司三千万,被他抓住了把柄。

叶家没钱,三千万这个大窟窿,她一时间也拿不出。祁振哲就以此作为要挟,要她在今天打扮得漂漂亮亮跟他去山顶看流星雨。

否则,就让她爸蹲监狱。

叶宁还是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值钱。

被人这么赤裸裸的盯着,她面色不悦,声音也冷了几分,“你会按照事先约好的,遵守承诺吧?”

祁振哲笑眯了眼,“自然。”

叶宁走到副驾驶座位,拉开门,刚坐下。

“哐当!”地一声,车尾巴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叶宁身子往前一抛,又被弹回来原位。

祁振哲低咒了一声,“我艹!”

他解开安全带,还没有下车。

“哐当!”地一声,车又被人蓄意撞了一下,这一次还比上一次狠了不少,叶宁险险拉住车门把手,才没有被抛了出去。

第一次要是不小心,那么第二次就绝对是故意的了。

叶宁不敢再待下去了,她忙下车。

祁振哲气得大发雷霆,下了车,就往后面撞他车的那辆车冲了下去,“喂,你怎么开车……”

当看到那摇下来的车窗时,他脸色惊变,讶异出声,“阎总?”

车距并不远,叶宁听到祁振哲的话,心噔了一下,下意识地扭过头。

阎苑廷面无表情坐在驾驶座位上,冷冷地透过车玻璃看着她。

虽然她跟阎苑廷结婚了,但阎苑廷非常讨厌她,结婚第二天就搬出去了,除了隔几个月例行公事往她这里跑一趟之外,他几乎从不回家,今天怎么就……

叶宁总觉得有种被自己老公捉奸的错觉,她走过去,迟缓地叫了句,“阎总。”

呵。这女人平日里在办公室都是素颜朝天的,面对他也从来都是白T恤牛仔裤,或者是非常传统的职业装。

现在?露了膝盖的白色小香肩裙,还特么化妆了?

阎苑廷眼神忽然变得森冷,“叶秘书这是要去哪?”

“听说今晚有百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叶秘书答应陪我去看了。是吧?叶秘书?”祁振哲暧昧地朝叶宁挤了挤眼。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阎苑廷,稀奇地挑了下眉,“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阎总,总不可能强人所难,让叶秘书现在回去工作吧?”

“要是我偏要强人所难呢?”阎苑廷冷冷睨向叶宁,用不容拒绝的命令道,“上车!”

“很抱歉,阎总。”要是拒绝祁振哲,她不止赔不起三千万,更会让她爸坐牢,无论是哪一个,后果她都没办法承受得住。

“现在是我的下班时间。”顿了顿,叶宁对着祁振哲道,“祁少,我们走吧。”

阎苑廷眼底掠过一丝兴味,摆摆手,“阎总,回见。”

阎苑廷俊脸铁青,额头青筋暴跳了一下,他冷冷地看着叶宁转身就走的背影,眼底怒火腾烧,“叶宁,你敢在往前走一步试试。”

叶宁身子一颤,却没停下脚步,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正准备进去。忽然,凛冽寒风从侧面逼来,车门被人抓住,猛地一甩,砰地一声,关上。

手腕被人抓住,用力一拖,叶宁被阎苑廷拖得跄踉前行,她脸色微变,声音有些失控,“阎苑廷,你干什么?放开我……”

阎苑廷俊脸阴沉,拉开副驾驶的门,直接粗暴地把她丢进去,坐在驾驶位,一踩油门,车咻地一声,进入了小区。

到了阎家,将女人从车上拽下来,带上二楼,他一脚踹开主卧室的门,用力一甩,砰地一声,叶宁猝不及防跌在床上。腹部抽疼了一下,她瞳孔细微地缩了缩。

高大的身躯压了下来,叶宁脸色微变,双手撑着他,脸上有些慌乱,“阎苑廷,你干什么?”

男人俊脸冷得吓人……

“混蛋!”叶宁情绪失控,激烈地挣扎着,“放开我……阎苑廷你听到没有,你快放开我……”

“怎么?愿意给别的男人碰?自己的老公却不行了?”阎苑廷眼眸喷出了怒火,大手钳住她的脖颈,狠厉道,“叶宁,我还没死呢。你偷人就敢偷到我头上来了?”

呼吸瞬间缺氧,叶宁艰难开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阎苑廷怒极反笑,“孤男寡女跑去山上去看流星,你是要告诉我,你俩要盖着被子纯聊天?”

“所以,在你眼底我就这么不堪?”叶宁身子一抖,愕然地看向他,满腔的愤怒突然间就消失殆尽了。

她闭上眼,略有些倦意地开口道,“阎苑廷,我累了,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