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男主角是秦焕岩女主角是顾思哲的小说阅读-复仇新娘抱错神秘总裁小说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7-23 05:12:23  
复仇新娘:抱错神秘总裁第174章 秦总交代

顾家。

“爸!放我出去!爸!爸!对不起!遥遥知错了!真的知错了!”顾思遥一下接一下地拍着自己房间的门板,撕心裂肺地哭嚎着,听起来嗓子都哭哑了。

辜红艳在给顾松柏按摩,却不敢吱声,她前天因为“小三”的事情和他闹了一场,险些闹翻,现在是半点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只能听着顾思遥在楼上的房间里无休止地大喊大叫。

也怪这个丫头自作主张,昨天晚上这么大的事情,她不先和自己商量就一头热地冲过去电视台曝光,完全不考虑后果。

电视台是什么地方,平常有点风吹,那里的人就能掀起一场大浪。现在她拿着伪证诬陷顾思哲,又曝光她私自手术的事情,闹得整个A市都知道顾家两位千金内讧。顾松柏那么爱面子的人,让她在家里闭门思过还是轻的。

不能求情,辜红艳也只好当做没听见,继续帮顾松柏按摩着肩膀,自我催眠地做一个聋人按摩师。

忍着头疼睁开眼时,顾思哲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明明告诉过他分手的,这个男人,怎么又把她带回了庄园?

下床穿鞋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换了睡衣,眉头不由得蹙得更紧了,要她说几次,他才能改掉自作主张的坏毛病!

就算知道不是他换的,她也觉得心里不舒服。已经分手的人,不应该再像以前一样。

目光触及床头柜上的一张纸,是秦焕岩的字迹:抱歉思哲,就算你生气,也不能离开。

什么鬼……

她皱着眉头下楼,才刚到楼梯口就看到了站在一楼等着的宋小喆。

宋小喆一看到她,眼睛都亮起来了,笑着脆声叫她:“顾小姐你醒啦?”

“怎么就你?”顾思哲在说这句话前还用眼睛扫视了一周,犹豫着开口,“秦……他在哪儿?”

不会是担心自己见到他更生气,索性让出来房子给自己了吧?这怎么看,都不是他秦焕岩的作风。就算小喆这么说,她也不信。

他?

宋小喆挠了挠头,想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哦!顾小姐是在说秦总吧?他交代过,如果你问起,就告诉你,他去还你清白了。”

说起来她就不高兴,顾小姐的妹妹也太过分了!姐妹间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解决的,非要上电视闹得全城皆知。这下好了,害得顾小姐心情不好不说,还要秦总去处理后事,碍着他们的二人世界。

她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也知道情侣之间要独处才能增进感情的,本来顾小姐就很少来庄园,现在还不能和秦总独处……

“还我……清白?”顾思哲有点晃神。他……是去给自己翻案?还是去动顾思遥?好像不管是哪样,现在她都不应该靠他。说出口的话和泼出去的水一样,不可收。

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等待,在漫长的黑夜里,他几乎是她唯一的希望,但是随着天幕亮起,她最后的希望之光也黯淡下去。说不上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甚至所谓的名声她都不太在乎了,只是在身处弱势的时候,希望有一个力量在身边。

眸光渐渐垂下,她闭了闭眼,把脑海中的凌乱想法挥去,抬步走下楼,“不说了,小喆,把我的东西拿来。”

她要是没有猜测错误,这个男人应该是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搬过来了,否则,不会在床头留下那样的话,先礼后兵,霸道却仍然不减。

宋小喆闻言,立刻往后连着退了好几步,把自己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不行!秦总说过,不能给你,不然,我会被炒鱿鱼的……”

她生怕顾思哲再说什么来逼迫自己,说完话连忙拔腿就跑,最后还留下一句“秦总交代厨房里给你准备了吃的”……

秦总说、秦总交代……秦总交代、秦总说……

他到底对这些佣人做了什么,明明脾气不好,整日将自己当作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他们还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伺候他。

漠然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突然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的处境太熟悉了,在顾思遥上次曝光自己的艳照的时候,秦焕岩也是这样,把她的手机扣住,更不让其他人给自己手机与外界联系,直到事情有所好转才将她放行。

今天更过分,不止手机,连带着她的所有行李都扣起来了。

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郁闷了,她就这么站在一楼的楼梯口,顿时没了干其他事情的**,还厨房有吃的……

她现在只想离开。

猛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照满了整座房子,但室内的温度却与室外差了至少五度,不冷不热,恰到好处。但顾思哲在这种温度适宜的环境中,却如同室外的行人一样坐立不安,不是因为热,而是心烦。

顾家。

亲自把媒体的舆论压下去后,秦焕岩就驱车来了这里。解铃还须系铃人,他现在必须要让顾思遥出面来说明,才有机会解决好这件事情。

只是有机会……

毕竟最佳的应对时间已经过去,他知道得太晚,就算压得住媒体,就算现在说得动顾思遥,也挡不住街头巷尾的谣传。

他甚至不知道,这件事情在人们的嘴里已经传成什么样子了。如果堵不住悠悠众口,那他也要顾思遥亲自低头向思哲道歉,这个女人,不可不治。

但相对于人们的风言风语,他其实更担心思哲的情绪,她早上说的“分手”两个字,已经在自己的心中形成了刺……

顾松柏早在接到秦焕岩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敞开大门等着他的大驾光临,所以远远地见到秦焕岩走过来,他激动得直搓手,好像秦焕岩这次过来是要上门下聘一样。

“秦总,”顾松柏迎着他走进房子,笑得一脸欢喜,“怎么今天就一个人过来?思哲她……”

“她很好。麻烦顾先生把顾思遥叫出来。”秦焕岩没给他机会去细问顾思哲,开口就直奔主题。

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和顾松柏家长里短地客套,他来这里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顾思遥。

其实他在电话里就说得很清楚,让顾松柏把顾思遥带出来。所以他这么一说,顾松柏便立即行动起来,到楼上去叫顾思遥。

顾松柏抬步往上,顺便给在一边忙活的辜红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好好招呼秦焕岩。

点了点头,辜红艳眼尖手快地将切好的水果端上桌面,热情地招呼着秦焕岩,“秦总,来来来,快来吃些水果。”

话是对秦焕岩说的,眼神却一直四处飘忽着,心里头不知道又在盘算什么。

没有时间搭理她,秦焕岩的俊颜没有缓和半分,他站立在一楼中央,********地等着顾松柏将人带下来。

他需要速战速决,不然,关着思哲在庄园里太久,她心中的不满肯定更甚。

但不过几分钟,顾松柏便怒气冲冲地走下来,“红艳!你是不是把遥遥放走了!”

他一开门就发现,顾思遥的房间是空的,半个人影都没有。本来还想着今天给她机会将功补过的,没想到!

真是慈母多败儿!连孰轻孰重都分不清,他是怎么瞎了眼娶回来这样一个目光短浅的女人做妻子!还养得遥遥如此骄纵任性!

辜红艳一听,顿时傻了,忙不迭地赶上前来,“你、你你说什么?老顾——你别吓我啊!”

她说着就要哭出来,几滴眼泪凝在眼角,她连着狠命地眨了几下都没有落下,最终只得作罢,干脆站在原地大嚎:“哎呀!我的遥遥啊——你这是到哪儿去啦!我苦命的遥遥啊——”

偷听到顾松柏和秦焕岩的电话时,她就知道肯定会出事,于是趁老顾不注意,连忙偷偷上楼将女儿放走,唯恐她会因此出事。

现在遥遥已经走了,她不需要担心,大不了就是装不下去被老顾训斥一顿,反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时候把遥遥交出来的。

她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了秦焕岩的眼里。从刚才她让自己吃水果的时候,他就感觉她不太对劲。

缓缓地垂下眸,他在心里重新做了打算。

“秦总,你看这……”顾松柏被这突来的变故闹得一个头两个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辜红艳在演戏,但他又不好当着秦焕岩的面和她吵,唯有先拖延一下,看看能不能缓些时间,他一找到遥遥,一定会亲自带过去谢罪。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秦焕岩的一双绿眸微转,顿时了解为什么思哲不能跟他们和谐共处,包庇、自私,几乎是这三个人的通病。

“既然如此,秦某就不打扰了。”他微微颔首,在离开之前冷眼在辜红艳的身上扫过,语调骤冷,“顾二小姐连父母双亲都瞒得过,看来需要秦某亲自去找了。”

包庇?他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直接登门,只是不想浪费太多不必要的人力物力,而不是代表着他找不到人。

不过,既然顾思遥希望玩这样的游戏,那他便奉陪到底。

迈步快速离开顾家,他想,差不多时候回秦家庄园去安抚一下思哲了。至于顾思遥,今晚之前肯定能找到。

目送黑色的保时捷离开,顾松柏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边瞪着辜红艳,一边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小李,给我安排一下,我要发一个声明。”

“是,顾总。”

听秦总的意思,是一定不会放过遥遥的,如果等他把遥遥找出来再发声明,就太晚了。他先发,缓解一下秦总的怒气,到时候人们的舆论如果可以发生偏转,搞不好还能求情,请秦总放过遥遥一次。

毕竟现在遥遥在逃,他不帮她掩护,实在是……愧对父亲的身份。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在这件事情里,他是两个事件主角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