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问道素笺by砚墨小说-问道素笺谢茯苓陆离全文在线阅读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7-22 05:20:45  
问道素笺第18章 蛇精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听得谷口传来一声震天牛叫,吓得他立即弹了起来,一手摸出百草香玉,一手摸出兜里花粉,拿在手中就朝谷口跑去。

远远地便着见一头大水牛,头顶白花,翘着尾巴,疯也似的狂奔过来,速度之快,怕是马也比不上,眨眼便到陆离跟前,迅速钻进牛群,撒欢似地朝谷底跑去。

陆离忠于职守,仍是站在谷口守着,原本他以为如往常一般,不会有什么人来,没想到没过多久便见着一个人跑了过来,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东家王大豪!

但王大豪好像并不认识他,冲过来问道:“小子,刚才那头牛呢?”

陆离虽觉奇怪,但没有问什么,只是下意识想到了师父给他的那把刀,然后指着身后道:“我这里的牛多着呢,你看是哪一头?”

怪怪的王大豪朝他所指看去,肥腻的脸一挤,一双小眼睛望向远处,表情马上变得迷茫而无措。

乌团团的一大片,整整二十一头牛,他到哪里找去。

“小子,你这是在玩本尊吗?”

王大豪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了起来。

可他知道,时机来了,转瞬即逝。

一手去推王大豪肥厚的下巴,抬高他本就狭小的视线,一手伸进衣袖,送出那把早已准备好的匕首,扑的一声,刺进了王大豪的胸口。

王大豪闷吼一声,低头一看,却是没有放手,更没有去拔那匕首,好像根本不在乎的样子,格格笑道:“无知的人类小子,你以为就凭一把匕首,也伤得了本尊吗?”

另一只又大又肥的手伸过来,掐住他的脖子,随势压在地上,死死的卡住,怒吼道:“小子,本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头牛跑到哪里去了?”

陆离只听得喉咙卡卡直响,胸口憋闷无比,难受不已,但他知道,王大豪有几个姨太,天天陪她们睡觉,虚得像只鸡一般,根本没有什么劲,便用力乱踢。

谁知王大豪好像吃了药一般,不但不怕刺,劲儿也变得特别大,任他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

难道他不是王大豪?

陆离脑中突然涌出一个奇怪念头,一面继续挣扎,一面细看他那张近在眼前的脸,面相倒也没有多大差别,只是那瞳孔,不是竟变成竖的,就像,就像是蛇的眼睛一般。

陆离心中害怕之极,但违背师父的话,明显也是死路一条,心中百般愁苦。

挣扎犹豫之间,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感觉自己变成了牛,想要顶王大豪肥厚的胸口,特别是那把匕首柄,更像金子一般吸引着他。

“你,你先放开我,我指给你!”他有些嘶哑的喊道。

“小子,这就对了!”

王大豪大手一松,陆离腾的弹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撞在了匕首上,那匕首往里一钻,整个没了进去,得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打开了。

王大豪却只是略一咬牙,不削笑道:“人类小子,我已经说过了,你这匕首根本伤不了本尊,还是别作无谓的挣扎,啊!”

突然,他面部一抽,十分的痛苦,开始变得扭曲,而那双眼睛,也跟着由黑转成金黄,瞳孔不再是来回变换,而是固定在了倒竖模样,竟与蛇的眼睛一模一样。

更加恐怖的是,王大豪的舌头也变得细长,牙齿变得尖细,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往后退了几步道:“雄黄酒!你小子竟然敢用雄黄酒,本尊今日非杀了你不可!”

吐出一道红色信子,整个人竟是往地上一卧,双腿跟着合二为一,越来越长,变成了一个人身蛇尾的怪物,快速冲了过来。

陆离早已吓得屁滚尿流,也顾不得师父的嘱咐了,再说他说的是人,现在是个妖怪,也不是他一个小孩能抵挡得住的,急忙往谷底冲。

可他就一个小孩,怎么能是怪物的对手,没跑多远,已是眼见着要被追上。

幸好他是个勤劳的孩子,之前拉草的滑车就在眼前,这种车下面有如雪撬一样上翘的木板,可以在草地上轻易滑行。

如今正值初秋,牛王谷水草又丰,加上坡陡,正是滑草的好地方,趁着师父没在时,他就玩过几次,到了后面,速度快的他都害怕。

可现在,他巴不得能飞起来,飞快骑了上去,双脚用力一蹬,那滑草车便启动了,再是几蹬,身上滑草车速度急增,终于把那怪物王大豪拉下了一段。

“可恶的人类小子!”

王大豪肥胖的大嘴张开,吐出长长的信子,发出嘶嘶的怒吼,肥脸开始压缩,头部开始变尖,竟是慢慢变成了蛇头。

与此同时,身子也跟着变化,变成了大碗粗的蛇身,近十米的蛇身在草丛里弯曲盘行,速度陡增,疾追陆离,距离一点点缩短。

或许是天意弄人,陆离此时到了坡度相对较缓的地方,如此快的速度,腿蹬根本没有用,回头一看,那蛇精蛇头时而高昂,时而钻进草里,已在百米之外。

“怎么办?”

陆离一头冷汗,他听说过这蛇最怕雄黄,刚才那一刺刺的那么深,肯定是把匕首机关里的雄黄酒注进了蛇精血液里,可还怎么跑得这么快呢?

“可恶!”

只是他不知道,蛇精这会也不好受。

那雄黄酒喝进肚里,已经能破他法身,更不说直接注入血液里,而且正好刺中的是他胆囊上方,无异于人类喝了一壶毒酒,要想活命,最好就是赶快解毒。

可他恨,恨自己这么厉害的妖,连那个老家伙都被偷袭所伤,竟然反栽在了一个人类小子手上,所以它现在首先做的,便是杀这小子。

那怕是耽误这宝贵的解毒时间。

怕什么?大不了损掉一百年修为。

可蛇精还是太小看这雄黄酒的毒了,因为这是牛谷主专门为什么配制的,没追出多远,已是头昏脑胀,但看着前面慢下来的陆离,他实在不甘就此离去。

“人类小子,看你往哪里跑!”他嘶嘶地大喝一声,加快了游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