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公孙清薛昊极道霸途小说精彩试读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5-31 04:08:36  
第1章捍卫门庭

荒古大陆,圣武皇朝。

皇城中繁花似锦,烈火烹油,街道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唯独平阳王府外门庭冷落,行人稀少,连鸟雀都要绕道。

王府门前有一块三尺见方的区域,布满了可怖的赤黑法纹,法纹中央赫然插着一杆九尺大戟,半截戟身都已没入到了地面当中。

此戟颜色暗红,饱蘸皇朝千万将士的鲜血,是一件凶兵,在那纹阵的加持下,无人可以将它撼动,更别说拔出来了。

凶兵镇宅!

这凶兵插在平阳王府门前,是要镇压王府气运,使其永远无法翻身。

凶狠!

在王府大院里,一根青龙石柱上,平阳武王正妻兰云夫人郭氏被三道大铁链捆在上面,乌发散乱,面色苍白,十分的虚弱。

她脚底下堆着两人高的薪柴,一旁则是一盆熊熊燃烧的烈焰。

“毒妇,你私通蛮妖王,在平阳武王酒里下毒,致他被蛮妖王所杀,不守妇道,犯下滔天大罪,理当焚刑而死。”一个身穿黑衫,眼角有着一道疤痕的中年男子喝道。

此人一身横练筋肉,气息雄浑,修为不凡,正是平阳王府教头,罗方!

“冤枉!我没有私通蛮妖王,更没下毒,你这是污蔑!我是御赐的兰云夫人,随夫出征,只是要为皇朝尽一份力,多杀几个妖兵罢了。”郭氏极力争辩。

“说得好听!我皇朝强者如云,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女人出征,定是你心怀不轨,伺机下毒!”

此时,一个端坐在紫金大座上的华袍少年有些不耐烦了。

这少年一身金银珠玉,袍子也是东海进贡的珍贵海皇丝织成,极尽豪奢。

他便是冠军侯的第五子,皇甫翰。

“你们平阳王府的家事,能不能快点解决?真是麻烦。家已经抄了,剩下的我也管不着,赶紧把这份契约签了,然后交出玉瑶,万事大吉。”

说罢,皇甫翰取出一张契约,丢在了地上。

很快,一个身形玲珑有致,娇媚俊俏的丫鬟被人押了出来。

这丫鬟生得国色天香,柳眉如叶,杏眼含春,瑶鼻朱唇,换身衣裳,说她是高贵的公主也不为过。

平阳武王战死后,平阳王府就被冠军侯抄了家,玉瑶也要被掳去嫁给冠军侯的六儿子皇甫云做妾。

皇甫云又聋又哑,还有点傻,这会儿正痴痴地看着玉瑶流口水。

“我不要嫁给这傻子……我不要……我宁可死……”玉瑶极力挣扎。

“少废话,这里我说了算,由不得你!”罗方怒斥一声。

四面的薛家成员、护卫,甚至婢仆,见到冠军侯府如此作威作福,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想当初,平阳王府门庭若市,何其辉煌,如今却落到这般田地,自然人人唏嘘。

“好大的口气,你说了算?你算老几!”

陡然间,一声厉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一个少年着一袭素净长衫,昂首踏步走进了院内,身姿挺拔如岳。

霎时间,整个大院都炸了锅一样,沸腾起来。

“薛昊这废物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着出现了?”

“谁知道呢?连武印种子都没有的废物,活着又怎么样?”

“……”

少年名叫薛昊,是平阳武王薛镇业的独子,照理说,身为世子,薛昊本该一生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但大陆上盛行武道,以武为尊,强者只手遮天,弱者卑贱如蚁。

武道的第一个境界为武印境,共有九重,每开启一道丹田武印,就能提升一层修为,实力大涨。

而薛昊生来丹田中没有武印种子,根本无法修武,平日里也是受尽嘲笑、欺凌。

毕竟薛镇业是圣武皇朝里的绝顶战神,实力仅次于人皇,威震天下,儿子却是连武印种子都没有的超级废物,千年不遇的奇葩,反差太大了。

但在三年前,薛昊彻底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没人知道他的下落,甚至都以为他被什么猛兽给吞了,尸骨无存。

玉瑶正是薛昊的贴身丫鬟,这三年来,玉瑶每日都将房间打扫得纤尘不染,等待着薛昊归来,无一日中断。

见到薛昊,罗方也是大吃一惊,诧异地问道:“你没死?那这三年你去哪里了?”

“没死恐怕让你失望了吧!”薛昊冷冷一哼。

“这是什么话,王爷战死了,但还有你延续香火,也算告慰他在天之灵了。”罗方阴声应道,脸色相当难看。

薛昊大步走到了青龙玉柱前,跪在了郭氏面前:“娘,孩儿来晚了,让您受苦了,娘放心,我一定会重振王府,不让外人肆意践踏!”

“昊儿,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娘相信你!”母子重逢,郭氏不禁泪眼模糊。

“呦呵——我们的大废物还没死啊?真怀念当初你跪在地上,让我当马骑的场景,要不今天再试试?”皇甫翰大笑起来。

“这是在平阳王府,你这外人给我滚出去!”薛昊这一声暴喝,像是雷鸣一般,瞬间震慑全场。

这还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胆小怕事的废物么?

分明就是王者之气啊!

所有人都凝视着薛昊,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照理说,谁会惧怕一个废物?

可薛昊身上此时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令人胆寒!

“平阳王府已然无主,我爹命我前来接管,现在我才是平阳王府之主!你来了正好,把契约签了,永世为我冠军侯府之奴,这样就能苟活一生,总比以后被人灭了强。”皇甫翰唇角一扬,冷意十足。

薛昊捡起契约,走到皇甫翰跟前,突然掌心一震,一股真气将这契约撕成了粉碎,雪片一样洒落对方一身。

皇甫翰暴怒而起,指着薛昊鼻子:“你敢不听我冠军侯府的话,想造反么?”

“与你冠军侯府作对,就是造反?难道他冠军侯是人皇么?究竟谁想造反?我再说一句,带人给我滚出去!”

皇甫翰被堵得哑口无言,面容扭曲,恼羞成怒,一掌直接罩向薛昊面门。

这道掌法是三品先天武学“破石掌”的最强招数“破尽千山”,加上又是以武印三重天巅峰的力量击发出来的,非同凡响。

一掌击出,掌风呼啸,空间震荡。

“雕虫小技!气吞云海!”

面对这蛮横一击,薛昊气定神闲,身体微微一撤,瞬间暴起,丹田中一股赤芒涌动,一道道真气聚集到了掌心。

这是四品先天武学“云海诀”的一式招数,随着薛昊身形飞舞,赤芒迅速弥漫开来,吸引了无穷的天地元气附体,如同云海一样笼罩。

与皇甫翰的轻敌不同,薛昊一口气就动用了霸道狂猛的实力,打算一举镇压!

嘭嘭!

两股气劲交接,顿时空间激荡,然后就见皇甫翰直接倒射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嘴里涌出了一大口血,连声惨叫。

这一幕,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个连武印种子都没有的超级废物,怎么能把横行无忌的小霸王皇甫翰虐成这样?

而且气势如此的霸道,出手如此狠厉,实在无比惊人!

薛昊一脚踏在了皇甫翰胸口,目光掠视着四周,喝道:“从今日起,谁再敢欺凌我平阳王府,我保证他的下场比这惨一百倍!”

“算你狠,薛昊,你给我等着,我不扒了你的皮誓不为人!等我爹来了,他会屠了整个平阳王府!”皇甫翰半张脸都扭曲了,嘶吼道。

“冠军侯又怎么样?哪怕皇甫涛不来,我也要找上门去,砸了他冠军侯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