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愿我如星君如尘》简木槿/龙庭威全文在线阅读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5-30 04:14:58  
愿我如星君如尘第7章买礼物

“买礼物?没想过要买什么,到时候随便给一个玩意儿不就行了。”

“怎么能随便给呢,那多敷衍人啊!”凌玥雪有些替简木槿伤心。

“怎么?难道你还巴不得我对她上心啊?”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呀,算了不跟你说了!”凌玥雪跺跺脚踩着拖鞋回到卧室,然后把门一关。

龙庭威在门外笑了笑,“好了,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回去了?”

里头闷头“嗯”了一声,龙庭威无奈摇摇头,然后换上西装,拿出车钥匙回家。

凌玥雪听到龙庭威关门的声音,从窗户边看着他的那辆幻影一触即发之后,立即拿出手机。

“喂,进去龙家了吗,龙庭威回去了,做的小心点,别被人发现!”

挂了电话,凌玥雪很满意。

简木槿每天晚上要回龙家去睡,龙庭威虽然也回龙家,但两个人住的地方却很远。

即便是开车去也要五分钟,而这个时候,简木槿还没回家,她还在酒吧,一直要上到凌晨一两点。

龙庭威进了自己的别墅,偶然间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哎,你知道吗?那个脖子上手腕上有疤的那个女人跟我们是同村的,你们知道她脖子上和手腕上的伤怎么来的吗?”

龙庭威身影一顿,她脖子上和手腕上的疤爷爷没有多说,他也没听到那个女人提到过,不过他也没心思问那个,现在被人提起来,他只是纯属有那么一丝好奇。

“怎么弄的啊?”有人问。

“那个女人年纪轻轻不学好,喜欢花钱,勾搭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她上学的时候还接触了高利dai,还不起钱,就去卖,结果她家里人都不认她了,后来有个人找上门来说她欠钱不还要娶她,她不愿意,然后就被那个人用刀划了脖子,挑了手筋。”

“啊呀,这么恶心啊,你不知道她还是龙太…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替少爷不值,老爷子怎么给少爷找的,竟然找了这么一个破鞋!”

“……”

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龙庭威没有阻止,他对简木槿那个女人不了解,但她喜欢在那种不三不四而地方鬼混,想必骨子里也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干净。

龙庭威信了一个七七八八,还想着这个女人坐在龙太太的位置上,未尝不是对他的一种侮辱,还是雪儿好,那么温柔善解人意,这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龙太太。

看来,必须想办法逼那个女人离婚了,不然他的雪儿会受多少委屈啊?

第二天,龙庭威没有早早去上班,他特地让人把简木槿叫过来。

“从今天起,你不用再到外面干活了!”

龙庭威淡漠道,颀长的身子立在那里,早晨太阳的光芒如一层金光渡在他坚毅俊美的脸上,如同一尊神袛。

简木槿站在外面不得劲,“啊,不行,我挺忙的,哎,你就跟我说这件事啊,要不,你让我进去说嘛!”

简木槿看着龙庭威的别墅眼里泛起了亮光,老爷子那里都有那么多好东西,想必龙庭威里头也不差。

龙庭威厌恶她这种模样,知道她骨子里是那么一个道德败坏的女人,心里对她更为不屑。

“我的别墅你没资格进去,给我滚!”

这冰冷无情的声音让简木槿对他顿时没了好感,长的那么帅气,性格一点儿都不讨喜,哼,乐意去你房间啊!

“滚就滚,我去哪里你也管不着!”

“今天你敢出龙家大门试试,或者你出去了就永远别回来了!”

简木槿顿住,不让她回来,她住哪里去啊,在外面租房子要花钱,吃饭也要花钱,不过就是路费省了。

思来想去,人字街那边的房子住宿环境都没有龙家的下人房好,简木槿只好掏出电话给老板打了电话,说今天不过去了。

“我的意思是,以后都不能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不是只是今天不能去!”龙庭威无情强调。

“那怎么行,你又不给我零花钱!我平时都要吃饭的!”

“在龙家饿不着你!”龙庭威丢下一句话就走,他抬手看了下手表,觉得跟这个女人费了太多话,他非常厌烦。

简木槿想说,她在龙家一直都是吃自己买的泡面,哪里有人给她做饭啊!

可是话还没说出来,龙庭威已经坐车离开了。

唉,明天就是自己生日了,去老爷子那里碰碰运气,找点值钱的东西过去。

一眨眼,她的生日就到了,龙庭威今天没有去公司,因为老爷子要给简木槿过生日。

但他不想载那个女人,只让人告诉她,让她先去老爷子那边,他去给她挑礼物,随后就到。

简木槿喜不自胜,让人告诉他说,礼物先不用买,到时候他们一起出去买去。

龙庭威嘲讽一笑,跟自己一起?那么急着宣示自己是她的所有权,做梦!

其实简木槿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她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大坑龙庭威一笔,想让她给她买点值钱的东西,她好变卖成钱,她很缺钱。

一大早去了老爷子那里,简木槿叽叽喳喳在那里说了一上午,她本来就是个话匣子,一打开她自己都停不下来,不过她都是说发生在自己身边好玩的事,那些不高兴的自动就在她心里过滤掉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乐天派,否则自己身上的疤痕早已让她自卑地让她活不下去了。

老爷子听得合不拢嘴,这丫头就是这一点好,性子直,喜欢说真话,也什么话都敢说,一口一个老头子听的他丝毫不觉得有违和感。

甚至还异常好听,偶尔说的不中听了她还跟你呛几句,呛完了她还到处把值钱的东西搜刮走,老爷子一辈子见过的人都是规规矩矩,阿谀献媚的,很少有性子像她真的直接单纯不做作的。她甚至还会跟你耍她的小聪明。

老爷子当初就是看准这一点才极力要求她跟龙庭威领证的,否则单凭借她小时候救了龙庭威一命,他完全会多补偿点钱给她。

他相信,他的孙儿庭威也需要这样一个生活里干净的一尘不染的人来充当他生活中的调节剂。

“这都几点了,庭威去哪里,怎么还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