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孙晨柳晴晴(穷得只剩五百亿)小说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5-27 04:02:21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孙晨柳晴晴,这里提供孙晨柳晴晴小说阅读,穷得只剩五百亿小说讲述了。出租车把孙晨送到天海市最大的百货大厦,华贸大厦。他打算买些礼物给自己带回去。

《穷得只剩五百亿》精选:

出租车把孙晨送到天海市最大的百货大厦,华贸大厦。

他打算买些礼物给自己带回去。

华贸大厦布局很整齐,每一层都有他们针对的目标客户。

下面几层,都是日用品,超市,平价物品什么的。

孙晨并未停留,直接坐电梯上了32层的高档礼品专区。

他走进一家翡翠店,左右环视着。

俗话说"人养玉,玉养人。"

《本草纲目》中记载,玉石具有"除中热、解烦闷、润心肺、助声喉、滋毛发、养五脏、疏血脉、明耳目……"等功效。

这一次他打算买一个好一点的玉镯带回去,送给老妈。

一个女销售主动走过来,介绍道:"先生,你想要点什么?"

孙晨微微一笑,道:"我想买一个玉镯,有推荐的吗?好要一点的。"

"请问您是送给女朋友吗?"

"不是,是送给我母亲。"

女销售有些诧异,她在店里面工作这么久,也不是没见过大学生来买玉器,但大多数都是买给女朋友。

像这种给母亲买的,还是很少见的。

女销售对孙晨的好感度上升不少,毕竟一个孝顺父母的人,谁能不尊敬呢。

"你可以看看这些,是我们店里面最好的镯子,无论是材质,还是色泽,都属于上等,相信您母亲一定会喜欢的。"

女销售带孙晨来到店里最显眼的柜台,那里摆放着数十种翡翠,价格不一,最便宜的都在四位数。

"有没有别的?"

孙晨只是微微扫了一眼。

这些镯子,放在以前的话他可能会考虑。

但是现在,太普通了,真的很普通。

女销售误会孙晨的意思,拿起一个镯子推荐起来:"您是不喜欢吗?您可以摸摸我们的镯子,感触一下,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孙晨摇摇头,决定去其他地方看看。

他不再浪费时间,提着袋子转身就走,与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擦肩而过。

那个少妇很漂亮,一头黑绸秀发披落在香肩上,瓜子脸轮廓分明,一双美眸顾盼生姿,媚光四射。

裙下那双美腿,犹如象牙雕就般,温软细腻,光滑修长,举手投足间风情毕现。

两人擦肩而过时,少妇微微瞥了一眼,当看到孙晨手上的袋子后,美眸中闪过诧异地神情。

"老板好。"

女服务员跟少妇打招呼。

少妇点点头,随口问道:"刚刚那个客人是来干什么的啊?"

女服务员喃喃自语,思索着:"说是要给母亲买镯子,要好一点的,可是我把店里最好的镯子推荐给他,他连问都没问就走了,估计是嫌贵吧。"

听到这,少妇手上的动作微微一停,突然转身快步走到门口,喊住孙晨。

"先生,您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叫苏柔。"苏柔三两步走到孙晨面前,自我介绍着。

孙晨眉头浮现出一丝诧异,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刚刚听店里的员工说,您要买镯子送给母亲对吧。"

"嗯。"

孙晨点点头,直言不讳道:"只是你们店里的,我不太喜欢。"

苏柔请求道:"其实外面摆放着的,并不是我们店里的全部商品,您如果有时间可以跟我回去看看,如果还不喜欢的话,再走也不迟。"

孙晨想了一会,点头同意。

二人回到翡翠店后,苏柔从后台端出来一个小盒子,微笑着道:"先生,您可以看看这个。"

盒子里面,是一个非常精致翡翠玉镯。

材质细腻通透,颜色鲜艳纯正,哪怕是隔着虚空,都能感觉到一股古典婉约之美。

与它相比,整个店里面的镯子都显得黯然失色。

苏柔带上了一个白手套,准备把玉镯拿起来,介绍道:"先生,这是我上次从国外带回来的,它是由……"

还没讲完,只听孙晨淡淡地说了一声,"我要了。"

苏柔微微一愣,错然道:"先生,我还没说价钱是多少呢。"

"刷卡吧,顺便帮我包起来。"

孙晨没有接话,而是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柜台上。

这下子,苏柔乃至翡翠店里面的员工,都纷纷愣在原地。

连价钱都不问,就直接买。

这是家里有矿,还是有金山啊?太豪了吧。

"先生,这是单据,请您收好。"

先前那个招待孙晨的女销售,把单据和包好的玉镯递过来。

可是明显的看出,她的手和眼神,都在微微颤抖。

这枚玉镯,价格是二十八万。

付款的时候面前这个男生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咕咚!"

女销售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孙晨会对自己介绍的那些镯子不满意了。

她竟然还以为,对方是嫌太贵才扭头就走的。

现在想想,真的是有些嘲讽呢。

孙晨离开后,几个女店员围在苏柔身边,叽叽喳喳地问了起来:"老板,你是怎么知道,刚刚那个客人能买得起这么贵的镯子啊?"

做销售的,自然懂得察言观色这个道理。

但是孙晨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穿戴饰品,都不像是能够消费起二十多万的样子啊。

苏柔故作神秘道:"你们注意到他手里的袋子吗?"

一个女店员疑惑道:"袋子?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礼品袋吗?"

"那可不是普通的袋子,那是银行至尊级客户办业务时,才会配发的礼品袋。"

苏柔眉宇间流露出狡黠地神色,伸出一根手指"至尊级别的客户,知道是什么概念吗?在银行的存款至少是这个数。"

女店员瞪大眸子,诧异道:"一千万啊?"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其貌不扬的男生,竟然会是千万富翁。

苏柔敲了敲女员工的脑袋,道:"笨!是一个亿!"

一……一个亿!

全场震惊,周围那些员工都惊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特别是那个招待孙晨的女销售,更是俏脸通红,美眸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愕之色。

她刚刚,竟然会以为一个亿元富翁会买不起几千块,几万块的镯子。

太……太短浅了吧。

"不过,像这么低调的富二代,现在还挺少见的啊,浑身上下竟然一件名牌都没有。"苏柔托着香腮,幽幽地道。

她当然不认为,孙晨会是亿万富翁,肯定是家里面比较有钱。

"行啦,以后都张点眼力劲,别跟今天一样,差点丢失了一个大顾客。"

想了一会,苏柔拍了拍手,指挥着员工开始上班干活。

……

买完玉镯后,孙晨又买了点其他礼物,就启程回家了。

他家住在天海市旁边的一个小镇子上,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就到了。

刚准备进门时,一阵喇叭声响起。

只见一辆崭新的宝马车停在路边,从上面走下来两个男生。

"哟,这不是孙晨吗?离家出走回来了?"

年龄稍大的那个男生,是孙晨大伯的儿子,名叫孙吴。

从小到大,孙晨没少被他欺负。

"哥,这新车就是好啊!座位都是软的,我啥时候能有一辆啊?"

另外一个男生是孙吴的弟弟,名叫孙曹。

孙吴拍拍孙曹的肩膀,道:"等你跟哥一样考上大学,咱爸咱妈肯定也会给你买一辆的。"

然后,他趴在车门上,笑眯眯看着孙晨,道:"晨,你这也是要上大学的人了,二叔二婶没送你点什么东西?"

孙曹在一旁嘲笑起来,"哥,他就考了一个破大专,家里脸都被丢尽了,有啥脸要送他东西呢?"

"说的也是。"

孙吴很赞同地点点头,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旁边丑态百出的两兄弟,孙晨没有理会二人,只是在心里面冷冷哼了一声,直接进了宅子。

孙晨到他们一家住的地方,喊道:"妈,我回来了。"

"小晨,是小晨吗?"

从屋里面跑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看到孙晨后,立马露出欣慰地笑容,赶紧跑过来把孙晨抱在怀里,激动道:"可想死妈妈了,这段时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你看你都饿瘦了。"

"妈,我爸没在家吗?"孙晨左右环顾,没看到自己爸爸的身影。

王霞擦了擦眼角湿润地泪痕,解释道:"最近你爸爸出差了,要过段时间才回来。"

"这样啊。"

没看到自己老爸,孙晨的心情还是有点失落的。

两个人回到房间里面,王霞拉着孙晨问长问短。

儿行千里母担忧,孙晨在外面这一个月,她几乎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会出什么事。

现在看到孙晨平安归来,总算是心安了许多。

"妈,我给你带礼物回来了,您带上试试。"

孙晨把准备的镯子掏出来,递给王霞。

王霞看到镯子的第一眼,立马被吸引了,很诧异道:"呀,这镯子得不少钱吧?"

"没多少钱!"

孙晨并不打算跟王霞说实话。

要是让王霞知道这个镯子二十多万,她肯定会让自己退掉的。

"快试试吧。"

在孙晨的催促下,王霞带上了镯子,大小正合适。

王霞想到了什么,拍拍孙晨的手,叮嘱道:"对了,今天中午要去爷爷他们院子里面吃饭,你可不能跟以前那么任性了啊。"

"嗯,好。"

孙晨满口答应。

前提是,他们不惹自己。

……

时至饭点,孙晨跟王霞去了爷爷他们院子。

此刻,孙吴正在跟几个同辈炫耀他的宝马车呢,看到王霞和孙晨后,故意喊了一声:"二婶,孙晨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您不给他买辆车吗?天海市到咱们镇上挺近的,买辆车周末也能回来看看您啊。"

王霞身子一僵,抿了抿嘴,脸色有些难看。

不是她舍不得买,而是老爷子下了命令,不准给孙晨买任何东西。

三个孩子高考,只有孙晨考的大专。

老爷子那么好面子的人,认为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

"妈,不用理他,我们进去吧。"

孙晨也知道老妈的苦衷,扶着王霞进屋。

很快,家人们都纷纷入席。

大厅上一共三桌,小辈一桌,男人一桌,女人一桌。

吃饭时,三婶贺诗注意到王霞手上戴的手镯,诧异道:"姐姐,你这手镯挺好看的啊,在哪买的?"

王霞露着浅笑,道:"是小晨这次回来,给我买的,这孩子可孝顺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孙晨,但是在王霞眼里,他永远是自己的骄傲。

大婶忍不住吐槽道:"切,学习不咋地,花钱倒是挺厉害。"

"姐姐,脱下来给我看看呗,改天我也买一个去。"

经不住三婶的请求,再加上王霞本就是耳根子很软的人。

于是,把玉镯脱下来,递给三婶。

很快,玉镯便在几个女人手里面传递着。

等传到大婶这里时,她眉色一闪,手崴了一下。

吧啦!

玉镯掉在地上,摔成了两截。

大厅上吃饭的所有人,都被这动静惊到,纷纷望过来。

"妈,怎么了?"

孙晨跑过来,只见王霞正看着面前碎成两截的玉镯,直直发愣,眼眶中泛起晶莹,很自责道:"小晨,对不起啊,你送给我的礼物,这么快就被弄坏了。"

"哎呀,妹妹,实在不好意思啊!刚刚没拿稳,一不小心就掉在地上了。"大婶虽然这么说,可是脸上没有半点歉意。

王霞大概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微微摇头道:"没……没事,是我没接好。"

看着面前的老妈,孙晨当场怒了,他站起来,通红着眼睛盯着大婶,一字一句道:"给我妈道歉!"

"啥?"

大婶一愣,有些错然。

她似乎没想到,自己眼中的一个窝囊废,竟然会这样跟她说话。

一旁的大伯孙远山,敲了敲桌子,训斥道:"孙晨,怎么跟你大婶说话呢?"

孙吴和孙曹两兄弟也跑过来,不屑地道:"孙晨,你装什么装啊?你算哪根葱,也敢让我妈道歉。"

"小晨,别胡闹了,是我没拿好。"

王霞生怕孙晨惹事,赶紧拉了拉后者的衣服。

孙晨脸色渐沉,重重道:"我再说一遍,给我妈道歉。"

大婶冷笑起来,道:"行行行,都是我的错,孙晨侄子,这镯子买的多少钱,我赔给你行了吧?"

孙吴两兄弟也在旁边附声道:"对啊,一个破镯子还当宝了,多少钱,赔给你!"

"赔?行!"

孙晨点点头,把口袋里面那张发票摔在桌上,狠狠道:

"那你们可要好好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