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流年错把深情负》许若兮/厉绍霆全文在线阅读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5-27 03:20:26  
流年错把深情负第5章

如今细想,确实蹊跷。

莫展铭微叹,“听你一说,我倒觉得,是有人在背后存心陷害你。”

许若兮知道厉韵婷的意外死亡的确是疑点重重,可是如果说到陷害,她真的没法想到是谁。

厉老爷子向来不喜欢她。

而婆婆和小姑子,常凑在一起巴不得看她的笑话。

丈夫恨透了她,从来没碰过她,以至于时至今日,她还是清白之身。

她的生活已经够惨的了,究竟会是谁,悄悄的在给她“致命一击”。

莫展铭怕她烦心,给她盖上被子,“小兮你也累了,先休息吧。我不会让厉绍霆再找机会伤害到你,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我会好好的保护你。”

他的心思直言不讳。

许若兮哑然,一时竟不知如何自处。

气氛骤然凝固。

莫展铭喜欢她追求她多年。

当初也是因为知道她要嫁入厉家,才决心出国来忘记她。

可没想到暗地里却仍在打听她的私生活,尤其在她陷入困境的时候回来,摆明了是仍然对她心有牵挂。

许若兮只恨当初被猪油蒙了心,居然全心全意扑在了厉绍霆的身上。

如今虽说莫展铭愿意相助,但是她已无颜面再拖累他。

更多则是心有愧疚,“展铭,真的谢谢你。可是我目前面对的麻烦太多,我不能再拖你下水了。清者自清,厉绍霆他握住了许家命脉,我总住你这里不是办法。”

她微垂下头,躲开他直白的眼神。

莫展铭心一急,摁住她的双肩,“小兮,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既然厉绍霆他不珍惜你,那你还有我啊,就让我来照顾你的余生好吗?”

许若兮双颊渐烫,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犹豫的字句卡在喉咙里,又怕说出口会再次伤到他。

“……”

“莫展铭!许若兮!”

正在僵滞的时候,楼下突然响起的喊叫声骤然打岔。

莫展铭和许若兮具是一愣。

二楼走廊外,保姆李嫂阻拦的声音愈来愈近。

他站起来,“我去看看。”

许若兮生怕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赶紧揭开被子下床,拽住他,“我……我看我还是先躲起来吧……”

说着,她四处看了看,转身就要去窗帘后边。

还是莫展铭抢先捏住了她的胳膊,“没事。”

话音刚落,房门被一股力道推开。

孙芯雅挎着包包,眸里荡起尽数嘲讽,“没想到正朗情妾意着呢,看来我来的还真不是时候。绍霆说你们俩早就背地里勾搭上了,原来竟是真得呀。”

在厉绍霆面前,这女人总是伪装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也就这么头一回,自己就露出了尖酸刻薄的狐狸尾巴。

莫展铭尚未反驳,许若兮已经字字化刀还击,“厉绍霆的眼睛真是烂了瞎了,居然会看上你这种表里不一的贱人!你是什么丑恶德行,我和展铭可清楚得很,你当初背着我勾引厉绍霆,不就是想嫁入豪门吗?”

她当初单恋厉绍霆,父亲一度以商业合作的机会带着她在厉家走动。

而孙芯雅那时候是她最要好的闺蜜,经常能跟着她一起去厉家做客过几次,没想到就是因为疏忽和信任。

厉绍霆有天突然宣布孙芯雅是他的心上人,她这才明白自己的出现不过是他们二人在一起的垫脚石。

可惜厉老爷子并不满意孙芯雅的出身,前些年就一直从中阻挠。

“不,嫁入豪门可不是件容易事。”孙芯雅踩着高跟鞋走近,“三年前,我并不是因为你要跟绍霆结婚而伤心离开的,而是因为厉老爷子给了我一笔钱,所以我就拿着钱出国了。”

她得意的笑,双眼跳动着骄傲的气焰,接着说,“许若兮,我是有心想要成全你的。可惜啊,你不争气,没法讨得绍霆的欢心呐。就算我不在他身边三年,他心里也只有我。”

这话太伤人。

许若兮当即眼眸微红,“他还以为是我逼走的你,却没想到,在你的眼里,钱财永远才是第一。”

莫展铭怕她激动,揽住她的腰部拉到身后,对孙芯雅的态度不由得怒起来,“如果你找来这里,只是为了来对小兮落井下石,那么快给我滚——”

孙芯雅被唬的一怔,可是仍是嘲弄得笑了两声,“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来这儿,当然就是为了看许若兮哈巴狗似得可怜样儿。看,这里,还有这里……”

眼看着许若兮渐渐阴沉的脸色,孙芯雅更是故意刺激,微扯开衣领,好叫脖子上的缠绵印记露出来。

那些画面一幕幕浮现。

许若兮心口疼痛麻木,泪水不受控地坠落,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仿佛喉咙里插进了一把利刃,直入心脏。

莫展铭拽住孙芯雅的手腕,用足了狠劲,“贱人,滚——”

是直接用拖的方式,强行将她从卧室拖到了客厅,关到了别墅门外。

孙芯雅的脚在拖扯过程中,不小心被台阶绊了一下,这会儿高跟鞋跟扭断,把脚踝崴了。

样子有点狼狈的站在门口,愤愤不平指着二楼骂,“许若兮!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还没离婚呢就急着住在情人家里,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水性杨花是吗?绍霆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会被你这样脸皮厚的女人给缠上?!”

许若兮流着泪,蹲在窗边,双手紧紧揪住窗帘,浑身发着抖。

莫展铭一边抚着她的背,一边听着楼下的谩骂,着实无法再忍,拔腿便准备下楼教训孙芯雅。

“不要,别去。”许若兮在看到那些痕迹的时候就已经心如死灰了,她只想洗清冤屈后再结束和厉家的一切,“我不想再跟孙芯雅发生牵扯。”

莫展铭轻轻搂住她,疼惜极了,“好,先听你得。厉韵婷的死我会帮你调查清楚,有我在,许家会安然无恙,孙芯雅也得为她今日对你的羞辱付出代价。”

许若兮下意识得抱紧他的腰,埋首在他胸膛前,像是受了伤的小兽,伤的浑身是血,急需安慰一般。

在厉绍霆把她赏给那群保镖,又和孙芯雅缠绵悱恻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并不能再盲目付出了。

伤害太多,叫人无法承受。

怀抱太暖,默两秒,她轻轻点头。

莫展铭心头微涨,将她搂的更紧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