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不止心动小说阅读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5-23 02:31:18  

唐诀慕安安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不止心动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包厢里的气氛因为唐诀身上弥漫开来的气息,变得有些诡谲起来。顾晋廷和萧琅对视一眼,看向唐诀。就连一直在和江沐阳聊天的路晨都拧了眉头。

《不止心动》精选:

包厢里的气氛因为唐诀身上弥漫开来的气息,变得有些诡谲起来。

顾晋廷和萧琅对视一眼,看向唐诀。

就连一直在和江沐阳聊天的路晨都拧了眉头,“老四?”

唐诀没有理会路晨,只是起身走到大片的玻璃墙边儿,一双墨瞳深谙的俯视着舞台的方向。

现场因为慕安安火辣的钢管舞已经撩动的全场沸腾,她仿佛天生应该出现在这里。

完美的身材,在面具下撩人魂魄的眼睛,每一个灯光划过,都能杀死一片。

唐诀的脸越来越黑。

一个沣大医学院的学霸,原来在夜店也能称霸!

他不管慕安安以前的生活是什么,可今天她和他领证了!

“三哥,你要不要给四哥看看,他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路晨不正经的说道,“我怎么觉得四哥看上我家舞娘了?”

江沐阳微微蹙眉,看向唐诀那颀长孤傲的背影,眼底有着一丝疑惑。

唐诀因为一些事情,对女人一向没有太多兴趣,怎么会看上一个夜店舞娘?

思忖间,他偏头朝着台下看去……

只见女孩儿身段妖娆犹如水蛇一般在钢管上缠绕,嘴角那一抹冷傲的笑搭配上惑人的眼神,只要定力差点儿的男人,都会被她把魂给勾走。

怎么看,这也不像是老四会喜欢的女人?!

舞台上,慕安安极尽可能的在这一场舞中,拿到更多的提成。

最少,她也要将安晏这个季度的疗养费给凑够了……

她跳的有多热情,楼上唐诀的脸,就有多暗沉。

包厢里的几个人,一个个互视了眼,就见路晨朝着顾晋廷挑眉了下后,拿了手机出来,快速的编辑了一条消息出去。

夏明哲收到老板微信信息的时候,眉头紧锁了下。

外面的场子已经沸腾到了顶点,随着音乐的结束,更是很多人意犹未尽的希望再跳一场。

慕安安没有理会,在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借由着打起来的干冰,退出了舞台。

“安安!”

“表哥……”慕安安拿掉脸上的面具,擦了擦汗,“这场的小费多吗?”

夏明哲点点头,脸上有着为难,“安安,老板要见你。”

“啊?”慕安安有些意外,“能不去吗?”

夏明哲摇摇头,“放心,老板不会如何的,估计是觉得你眼生。”

“那我去换个衣服。”慕安安相信夏明哲的话,既然他这样说,那这个老板应该不会对她如何。

“还是先去吧。”夏明哲想到信息的内容,暗暗头疼,“我和你一起过去,就在门口等你。”

他倒不是怕老板会如何,只是到底担心安安会出事。

慕安安有些踟蹰,可想想夏明哲帮她赚到了小费,她也不能让他在他们老板面前为难,也就同意了。

二楼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陌生的,能上到二楼以上的,没有点儿消费底子,根本不可能。

‘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后,服务生走了进来,在路晨耳边小声说道:“人来了。”

“嗯!”路晨点点头。

服务生明白的退了出去。

路晨看着唐诀,眼底划过玩味的笑。

四哥难得对女人有兴趣,怎么着他也要助攻一下。

思忖间,包厢的门再次打开。

高跟鞋踏着地面的声音传来,包厢里的人,都看向了门口走进来的人。

唐诀的位置正好对着门口,他眼帘轻抬,就对上了慕安安的视线,薄唇边儿渐渐溢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慕安安做梦都没有想到,唐诀会在这里。

她不受控制的,猛然瞪大了眼睛,涂抹了大红色口红的嘴微张,整个惊吓到不行。

慕安安本能的就想要转身,可在动的时候又忍住了。

她和唐诀统共才见了三次面,这会儿她带着面具又画了浓妆,他怎么可能认出她?

唐诀和慕安安之间流窜着某种气息,屋内的人都是精明人,都看出来了。

“你,去给我们诀少敬杯酒。”路晨开口,“如果诀少喝了,今晚你场子提成加两成。”顿了下,“当然了,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唐诀等人的视线都落在慕安安身上,心思各异。

唐诀从来不喝陌生人敬的酒,路晨这样做,明显的就在拿他开涮。

慕安安看看唐诀,又看看酒。

对于这会儿缺钱的她来说,多加两成的小费提成太具诱惑力。

她不仅仅可以给安晏交疗养费,还可以给自己买一套好的手术器具练习。

暗暗咬牙,上前,拿起酒就倒了一杯,走向唐诀。

慕安安身上还穿着舞者的服装,一走一行在近距离下,能够看到她紧致的小腹,还有光滑圆润的肩膀,以及笔直纤细的腿。

唐诀墨瞳已经暗沉的看不见底,他极力的隐忍着怒火,看着慕安安一步步的朝他走来。

“诀少,我敬你一杯!”慕安安暗暗提气说道。

唐诀没有动,棱角分明的俊脸更是冷漠的让人觉得生人勿近。

慕安安的手还举在半空,江沐阳等人视线都落在她身上。

她身上虽然穿着舞娘的衣服,可完全没有风尘的气息,不太像常驻的舞娘。

慕安安还端着酒,随着等待的时间,嘴角渐渐呡紧。

唐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快要将她压爆了。

“老四,喝了让人下去吧,我难得回来一趟,别扫兴。”顾晋廷开口。

“是啊,”江沐阳也开了口,“小五喜欢玩闹,你也就当给他个面子。”

萧琅没有说话,仿佛这样僵着,对他来说没差。

“四哥,我的人,给点儿面子呗……”路晨见唐诀没有动静,也觉得自己玩得有点儿过了。

唐诀就在气氛越发诡异的时候缓缓起身,视线淡漠的看着慕安安。

慕安安穿着足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可站在唐诀面前,还是矮了半个头,两个人此刻的气势顿显。

“很缺钱?”唐诀声音低沉而冷然,“或者说,你就是爱钱?”

慕安安皱了下眉,拿着酒杯的手紧了下,强撑着内心的恐惧扯了嘴角,“诀少,像我们这样讨生活的,哪个不缺钱,又不爱钱?”

“哦?”

唐诀轻咦一声,透着危险的气息抬了小步,逼近慕安安。

慕安安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唐诀薄唇边儿噙着冷笑,继续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