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深度

手机看新闻

解码“模范自治区”:听亲历者讲述内蒙古70年(2)

2019/10/8 14:46:51 dengxiaojin.com.cn

  包钢在发展,张国忠在成长,先后担任采矿科副科长、生产计划科副科长、调度科长、设计处副处长、副总工程师等要职,既懂技术,又管生产,经过多岗位锻炼。1981年他走上包钢领导岗位,翌年,被冶金部任命为包钢经理。

  乘着改革东风,“包钢推行‘大承包\\’,我带人逐个厂签合同、立军令状,当时真是‘一包就灵\\’,炼钢厂连续亏损十几年,承包后的第二个月就扭亏为盈,连我都颇为不解地问炼钢厂厂长:你们怎么回事嘛!”张国忠笑着回忆道。

  1984年,包钢第一次上缴利润过亿元。“1979年,包钢产业规模100万吨,1993年达300万吨,终于实现了当年的设计目标。”1991年退居二线的张国忠说,此后包钢规模节节攀升,高峰时达1650万吨。

  去年,包钢拆除2号高炉——这是一座凝结着包钢人光荣与梦想的“功勋炉”,可压减炼铁产能133万吨。如今的包钢集团,确立了以稀土为重心的发展战略转型。这意味着,今后一个时期,包钢将不再以钢铁产能论英雄,而是把主攻方向放在“稀土+”上。

  从计划经济下的供给制,到工厂制,到公司制,再到集团化管控,张国忠见证着包钢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包钢早已从单一国有控股,发展到拥有两家上市公司,集团混合所有制资产总额已占公司总资产的66%。

  包钢的发展历程,堪称内蒙古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

  如今,内蒙古已形成六大优势产业——能源、冶金建材、化工、装备制造业、农畜产品加工和高新技术,其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95%以上。而且,结构在优化,“黑色”在淡化,与2011年相比,原煤开采洗选业、黑色金属行业增加值,占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下降7.2个、1.3个百分点。

  金色表情包

  “即便只有一个观众,我们照样演出”

  一个村可以有多大?

  437.5平方公里!这是廷·巴特尔所在的萨如拉图亚嘎查的面积。

  内蒙古的少数民族,大多居住在牧区和半农半牧区。地广人稀,交通不便,自治区成立之初,走几十里地才碰到一两个蒙古包是常事,农牧民文化生活极度贫乏。

  正是这样的地域和人口特征,催生了乌兰牧骑——给农牧民送来欢声笑语的“文化轻骑兵”。

  “穿着棉衣,赶着马车,3月份下乡演出,回来已是8月份,那次演出时间最长,也最难以忘记。”在苏尼特右旗赛汉他拉镇的一处平房小院里,82岁的伊兰侃侃而谈。

  苏尼特右旗面积37万平方公里,当时牧民近9000人,平均每40平方公里才有一人,是锡林郭勒盟最辽阔分散的一个旗,境内沙地、沙漠延绵,交通极为不便。

  就是这样一个旗,最早举起了乌兰牧骑的旗帜。伊兰是1957年建队时的队员、第二任队长,她司职独舞兼报幕员,“乌兰牧骑要求演员一专多能、节目小型多样,我们建队时9个队员,每个人都有几把刷子,能拉能弹,能唱能跳。”

  1辆胶轮马车,3匹马,2块幕布,3盏煤气灯,5件乐器,4套服装,这几乎就是第一支乌兰牧骑的全部家当。

  “队员分散住在牧民蒙古包里,遇见什么活就干什么活,割草、放牧、剪羊毛、接羊羔,这些活我都干过。”伊兰说,我们还根据当时参加劳动的体会,排演了《接羔舞》《打草舞》等来自牧民生活的舞蹈,“不少牧民能歌善舞,有时也主动到舞台上和我们同台演出。”

  “乌兰牧骑有句口号:不漏掉一个蒙古包。即便只有一个观众,我们照样演出。”伊兰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有时赶路几个小时看不到一个人,好不容易看到个牧羊人,他向我们招手,我们就停下来,为他跳支舞,唱首歌。”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只神奇的摇篮,那是一只雕花的马鞍……”以一曲《雕花的马鞍》走红的歌唱家那顺,14岁就加入了乌兰牧骑,现任内蒙古自治区直属乌兰牧骑队长,“科尔沁草原给了我这么好的嗓子,我一生为草原放歌。”

  “有一年我们到锡林郭勒盟,在离盟里30公里的地方,准备给两个相距不远的蒙古包演出。不巧的是,一个蒙古包里的夫妻外出放牧,孩子住校,另一个蒙古包里就一位年过古稀的老额吉,演还是不演?我们没有丝毫犹豫,30多位演员一丝不苟地演,从演出开始到结束,老额吉都激动得眼含泪花。”那顺说,自治区75支乌兰牧骑,每支都能讲一串类似的故事。

  从赶着马车、骑着骆驼,“蓝天当幕地当台,随时随地演起来”,到坐着拖拉机、东风大卡车,再到乘坐豪华大巴、流动舞台车,乌兰牧骑的演出条件不断升级提档。不断改善的道路状况,也让90后、00后的队员们有充裕的时间当天赶回县城。

  眼下,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第十一任队长蒙克,正在指挥排演蒙古剧《生命之树》,向乌兰牧骑建队60周年致敬。“时代在变,乌兰牧骑的演出宗旨从未改变。”

  乌兰牧骑成立以来,《顶碗舞》《筷子舞》《鄂尔多斯婚礼》等艺术精品广为流传,牧兰、拉苏荣、金花、德德玛等艺术家群星闪耀。70年来,乌兰牧骑不仅是内蒙古文化建设的一个窗口,也成为弘扬优秀民族文化、促进各民族团结和谐的坚强阵地。

  “正是草原上衣食住行的历史性变迁,日益增进的民生福祉,农牧民年复一年的金色收获,提供了乌兰牧骑长盛不衰的源头活水。”那顺说,只有源自生活的真情演出,才能拥有台下观众丰富的“表情包”。

  从不错过为一个观众演出,到不让一个困难群众在全面小康路上掉队,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在草原上深深扎根。

  绿色交响乐

  “树离开我活不了,只好把孩子送到姥姥家上学”

  恨了18年后,殷玉珍终于理解了父亲。

  “父亲那时在内蒙古给人放马,经常在白万祥家歇歇脚,喝口水,看小伙子虽然穷,但憨厚老实,就答应给他介绍对象,介绍谁谁不来,‘承诺就是债务\\’,父亲把我许配给了他。”1985年正月,19岁的殷玉珍从陕西靖边县,嫁到十几公里外的内蒙古乌审旗萨拉乌苏村。

  那是个什么样的家啊?殷玉珍一看就傻眼了:其实就是个埋在毛乌素沙漠半截的“地窨子”,两个人在里面都转不开身。晚上风沙一起,第二天一早必须上房铲沙,不然房子就被埋了。再放眼望去,方圆几公里之内,无一户人家,惟有漫漫黄沙。

  这日子怎么过?殷玉珍连续多天不吃不喝,几次寻死,还用脸盆扣住过沙漠上的脚印,“几十天见不到一个外人,没人可以说话,我就和那脚印说:你是谁?你怎么也到这里来……”

  父亲来了,看到的是几个月前壮实的女儿瘦成了皮包骨。“我那时责怪父亲,你把我嫁到这儿,想死死不了,想活没活路。”殷玉珍说。

  “哪儿都是鸡叫狗咬,哪儿的黄土都埋人。这也许就是命吧,但不能认命。”父亲劝慰她。

  “父亲当时已有病在身,看到我的凄惨样,自责不已,病情加重,两个月后就走了。”回忆至此,殷玉珍有些哽咽。

  父亲走后,还有母亲和弟弟需要照顾。殷玉珍告诉白万祥:“再也不用担心我寻死了。我想通了,这辈子只干一件事:种树治沙!宁可种树累死,也不能让风沙欺负死!”

  卖掉家中仅有的一只三条腿的羊,换来600棵树苗;打发丈夫外出打工,不要工钱,只要树苗;把孩子拴在炕上,夫妻俩去种树……

  “毛乌素沙漠那时的风沙,刮起来瘆人,从冬天直到来年5月黄沙还在肆虐,栽树成活率连10%都不到。”有一天狂风骤起,沙尘暴卷地而来。殷玉珍和丈夫撒腿就往家跑,丈夫握着铁锹在前面走,她抓着锹把紧跟在后,怕被风卷跑。“走着走着,天昏地暗,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了,多亏听见家里的狗叫声才摸回了家。风沙停后,到地里一看,种下的树大部分被连根拔掉。”

2
相关阅读:
饮品加盟资讯 https://www.zgyinpin.com/newslist/

关于荣成网 | 广告服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040074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40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苏字第471号

版权所有:荣成网·荣成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2-2015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