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深度

手机看新闻

蒋方舟回首成名路 成长是场“真人秀”

2019/8/13 10:19:33 dengxiaojin.com.cn

原标题:蒋方舟回首成名路:我没有童年 成长是一场真人秀 ■蒋方舟       她将自己的成长称作是“一场真人秀”,“对人生会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   编者按       年少成名究竟是不是好事,谁也说不清。历史上有“伤仲永”的醒世寓言,提醒人们不要揠苗助长,“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但是另一方面,写诗的骆宾王,音乐上的莫扎特,体育上的梅西,却都是在不满18岁时,名震天下,也载入了历史。       其实,一个人的成长有着诸多方面的因素,又岂能一概而论。年轻有年轻的好处,当然不可避免有得就有失。这里将讲述几个年轻人的故事,他们都很优秀,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他们面对的世界,以及自己期望的未来,才刚刚开始起步。年少成名的好与坏,能在他们身上看到些共性。       蒋方舟直到正式工作以后,才认识到了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我是比较晚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那时,她妈妈退休,从襄阳搬到北京和她一起住。要照顾家人了,她这才发现自己不是小孩了。       年少成名的蒋方舟,在9岁出版第一本书后,一直生活在媒体的放大镜下,她将自己的成长称作“一场真人秀”。       从那时开始,她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毁誉参半”期。虽然她写书,在报纸开专栏,但她感觉自己是教育的负面典型,因为叛逆,被拎了出来批斗。       她回忆自己那段时光,总是想象着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她的人生进展到底会如何,“于是总是提着一口气,担心不进则退。对人生啊,会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   ■ 新快报记者 刘子珩   “我没经历过童年,我很反感这种人造的东西”       蒋方舟现在不经意间会有一种苍老的错觉,她看到同学在朋友圈上晒游学图,犹豫是去哈佛还是耶鲁时,总是会不自觉地羡慕,“羡慕他们还年轻,还有那么多人生选择”。她要反应一会儿才会想起,其实自己和他们年纪是一样的。       她把这种心态归因于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人,所以比起同龄人,对长辈的人生更有代入感。久而久之,她便觉得“自己活了很久很久”。       这种错觉让她早熟,以至于她一直否认自己有童年,“对我个人来说,童年作为一个人生阶段是不存在的。我没经历过童年,我很反感这种人造的东西。”   她有的只是未成年。       未成年时的成名将她的人生体验进行了一次压缩,就像把一辈子的大起大落浓缩在5-10年里,快乐会放大,幻灭也会提前。       这种滋味并不好受,“重压之下,有点‘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味,熬过了,会变得异常强大;熬不过,就开始‘报复社会’。”   她熬了过来,叛逆之心最终走上清华大学这条正轨。   她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参加社团,也不参加集体活动       蒋方舟进入清华的时候,已经是个出版了八本书的作家,再加上清华给了参与自主招生的她降60分的待遇,使她仅以高出清华湖北投档线7分的成绩被录取,一时间媒体上到处是这个少女作家的报道,这让原本就已成名的蒋方舟在入校时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蒋方舟还是希望做一名作家,这让她选择了新闻与传播学院。因为她感觉自己接触社会太少,希望能通过学习新闻弥补这个劣势,就像她所喜爱的马尔克斯一样,做一个优秀的作家前,先做一名记者。       然而,过早成熟却带给蒋方舟一种思维,她的成长经历让她觉得,每个人都对她有所企图,人与人之间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对人性的理解比较灰暗,很难对人产生真正的信任”。       她习惯了媒体化的夸张表达,很难与人进行真正日常的对话,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参加社团,也不参加集体活动。       她对同学甚至室友都没有很深的感情,而是对他们感到歉意,因为依旧会有很多媒体采访她,经常在宿舍和课堂进行拍摄。       另一方面,她并没有荒废写作。她依旧在写书,并因为散文《审判童年》获得了“人民文学奖”与“朱自清散文奖”;同时,她还在《新周刊》担任主笔,在多家媒体开设专栏。      “在清华的这四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对自己性格的矫正。宽容力忍耐力都在增强、守时性和严谨性也越来越好。虽然住宿舍还是有很多古怪的规定需要遵守,但是我觉得服从本身就是一种能力。虽然我与毕业典礼上的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对自己本身性格的完善还是很欣慰的,这四年,我成长了。”毕业后,蒋方舟曾这样总结自己在的大学时光。      “难以用作家来称呼自己……我想我只是一位年轻的写作者吧”       蒋方舟毕业后,曾想继续“荒废”两年,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不太想找工作,更确切的说不太想给别人做什么,所以大四我也没有找工作。”       成为《新周刊》副主编时,舆论一时哗然,认为她一毕业就担任要职,不妥。但事实上,蒋方舟在此之前已经是《新周刊》的主笔,成为副主编只不过是正常的升任而已。       走入职场的蒋方舟,算是对自己有了个交代,她在小时候曾经抗拒对未来的职业做想象,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要做一个作家。但在中国,要做一个职业作家并不容易,作家通常需要有一份能拿固定收入的工作,养活自己。       去杂志社上班,也许是蒋方舟能够选择的最理想地方了,这让她能继续阅读、思考、写作,并像她进清华前想的那样,从采访他人的故事中获取生活体验。       她把小时候的自己看做是个“冷眼看世界的恶魔般的小孩”,但是在看到成名不过是这么一回事后,她又觉得“就像所有人都在起跑线上预备,你已经提前看过奖品,知道并没有那么吸引人”,于是知道了自己更加需要什么。       2014年的香港书展上,她对自己这样总结道,“难以用作家来称呼自己,我相信这个角色是有一定门槛,至少直至目前为止,我也未有一部自己能够面对而不感羞愧的作品,我想我只是一位年轻的写作者吧。”
相关阅读:
早教店加盟 http://www.mothergoosefamily.com/

关于荣成网 | 广告服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040074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40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苏字第471号

版权所有:荣成网·荣成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2-2015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