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资讯 文化资讯  综艺频道
明星资讯 大数据 农业信息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戏剧歌舞 创业交流
健康资讯 财经理财 医药资讯 音乐资讯
小说
游戏资讯
 
网售处方药开闸!全国首个“处方药电子商务”项目启动!
http://dengxiaojin.com.cn  2020-07-26 05:32:23  

  3月25日,山东新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制药)与京东善元(青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签署“健康城市”战略合作协议,此协议的签署标志着全国第一个由政府主导的以全市公立医院为目标的“处方院外流转”项目、全国第一个由政府批准的“处方药电子商务”项目正式启动。

  电子处方流转被普遍认为是分家、处方药电子商务的前提条件。实行医药分开,破除以药养医的问题已经不是新话题。早在1997年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最早提出,要“实行医药分开核算、分别管理”。在2002年2月,国务院八部委联合发文,明确指出,“解决当前存在的以药养医问题,必须切断医疗机构和药品营销之间的直接经济利益联系。”。2015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试点城市所有公立医院医药分开。然而历经近20年的努力,医药分开可谓成果寥寥,多年来都是干打雷、不下雨。

  在网售处方药暂未开放的条件下,淄博市公立医院建设“淄博市医疗处方流转信息平台”,实施处方药电子商务试点项目,可谓是推动我国院外处方流转、实现医药分家、处方药电子商务的重要突破。

  网售处方药还未开放

  网售药品政策时间轴

  1999年 发布《处方药与非处方通管理暂行规定》,规定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禁止网售。

  2000年 《药品电子商务十点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允许部分省市开展网上非处方药销售试点。

  2001年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允许网上药品信息服务,禁止药品交易。

  2005年 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允许网上交易销售非处方药。

  2011年 《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年)》规定,发展现代医流和连锁经营等新型流通方式,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和信息化技术来推动现代医药物流的发展。

  2013年 《关于加强互联网药品销售管理的通知》规定,仅零售连锁企业网上能销售非处方药,并使用符合GSP认证的药品配送系统自行配送。

  2014年 《关于落实2014年度重点任务提升药品流通服务水平和效率工作的通知》规定,要加快清理和废止阻碍药品流通行业公平竞争的政策规定,构建全国统一市场;鼓励零售药店发展和连锁经营。

  2014年5月 《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取得相应资格证书的互联网平台不仅可以卖处方药,还可以由第三方物流配送平台进行药品或医疗器械的配送。将第三方交易资格审批权下放至省级药监部分;不需要线下有连锁药店。

  从目前的局面来看,网售处方药的放开面临政策及实操层面的一些阻碍,尤其是业界最为关注的最终可售目录,另外,医院对处方的垄断及医保线上支付的未跟进也不容忽视。食品药品监管局相关人士透露:“国家总局已将修订《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试行)》列入2016年立法计划。”

  电商平台早已布局

  网售处方药最终办法迟迟未出台,但业界多家电商早已开始进行布局。壹药网、九州通等医药电商已经完成了处方药线上线下配送技术。

  2014年12月,京东商城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A类证书,这也就意味着一号店、阿里健康及京东商城 三大网购平台都已经获得网络售药“入场券”。一向注重物流配送环节服务体验的京东一直都把这一理念当成处方药配送的突破口。京东的处方药销售体系已初具,已经开始做专业电子处方流转的探索,未来将会探索全程可追溯的药品。

  根据阿里公开的信息,阿里健康也在石家庄试点了电子处方平台,原理与打车类APP相似患者可在智能手机上下载阿里健康APP。在医院看病后,医生开具的处方将通过医院信息系统进入阿里巴巴的电子处方平台内,患者如果想在院外购药,就可以通过APP发布购药请求,APP将购药请求分发给附近药店,药店可抢单。

  而一些深耕医药领域的传统药商显然也不愿意放过这一机会,2015年3月初,上海医药宣布通过高管持股的方式设立新的电商公司,其公告显示:“未来我们的业务还是会以处方药O2O为切口来进行。相比较一些综合性医药流通企业打造的医药电商,我们的优势是在于此前我们与不少医院的深度合作关系,在医院处方建设、对接HIS系统等方面具有丰富经验。”

  天士力集团、扬子江药业、以岭药业均已进入电商领域,以岭药业斥资5000万元建立以岭健康城布局医药电商市场。

  好药师是九州通旗下的B2C医药电商平台,目前也已经准备好网售处方药的业务筹备工作,无论是好药师官网还是基于其他平台的网上药店,包括产品拍照、流程环节等。

  医药电商动作频频大概也与其市场规模相关,据报道,根据业界预计,《办法》及可售卖清单一旦出台,医药电商的市场空间有望从目前的近2000亿元向近万亿市场扩展,行业将实现从新业态到广泛应用业态的跨越,预计慢性病、常见病类口服药将最先受益。

  处方院外流转,药店的春天要来了吗?

  据了解,此次新华制药与京东合作,在淄博市公立医院间共同建立括医院信息系统(HIS)、医生、医疗处方流转信息平台、云药房平台、社会药店、配送系统等在内的一套完整的新型信息化处方流转与医药流通平台系统。该系统将连接淄博市的公立试点医院,并将院内处方以电子化的形式同步流转至院外的指定零售药房,随后市民即可通过该电子处方内的信息向指定实体药房及电商平台处购买到包括处方药在内的相关医药商品。

  此外该系统还将针对慢性病人群提供“长处方”服务,为医保用户提供安全、可控的线上医保解决方案,以实现一流的就诊、用药、支付体验。

  此次的项目,医疗机构的处方只会外传到院外指定的实体药房或者是电商平台,然而目前药店申请医保定点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药价的改革政策也不明了,医保定点药店数量不足也无法承载增加的药品销售量,药店的药品品种也不像医院那么齐全,药店涉足医疗机构药房的业务还需要观望。

  取消药品加成,老百姓看病更便宜?

  业内人士认为,控制药占比是为了控制医生开大处方,以减少患者费用。但医生可以通过增加检查费用来达到药占比30%,这样患者的费用也会降低。

  然而,取消药品加成提高服务价格对于患者来说并不能够简单说是否会增加收益,还要看综合配套措施的执行以及服务价格增加的幅度等因素。北京市在2011年作为全国首批医改试点城市启动了医药分开改革,资料表明,进行医药分开试点的医院由于同时还执行了“总额预付制”, 对于医保患者来说,就诊费用呈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对于自付费患者来说,就诊费用出现增加。同时,在实施医药分开政策的其他城市,由于没有执行总额预付制等其他配套措施,则发现患者就诊费用并没有出现明显下降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