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研究机构发布制动距离 称按限速行驶仍难免闯黄灯

研究机构发布制动距离 称按限速行驶仍难免闯黄灯

http://dengxiaojin.com.cn | 2017/11/25 11:47:10

  数据来自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简称DCCI)官方微博。DCCI是中国互联网独立的第三方市场监测、受众测量平台,专业数据采集与研究平台。 本报制图何将

  针对“闯黄灯”的争议仍在继续。昨天,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公布一组“根据公开的历史数据整理”得到的数据,称时速哪怕在20公里,离线5米时黄灯亮则100%闯黄灯;如果提前8秒预警,或可保证安全。

  □数据发布

  离停止线5米时变黄灯时速20公里仍停不住

  昨天上午10点多,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在其新浪官方微博上,用图表的方式发布了一组数据。数据称,7组司机按时速80到20公里限速行驶,发现黄灯踩刹车到制动力完全发挥,平均反应时间近1秒,刹车距离结果为:以7组司机按80到20公里限速行驶,距离5米时,全部车辆都会闯黄灯;距离10米时,只有车速最低的一辆车能停住;距离20米时,车速较低的3辆车可以停住;40米时,车速较低的5辆车能停住;50米时,车速较低的6辆车能停住,但时速80公里的车仍然会闯黄灯。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最后得出结论:“乌龟不会闯黄灯,但汽车完全照章行驶也难以避免闯灯”。但该微博同时指出,如果“提前8秒预警可保安全,但有关部门说不会这么做”。这显然是针对北京市交管局有关“不装这种落后的倒计时装置”的说法。

  针对这组数据的来源,该微博私信回应记者称“目前不接受记者采访”,但表示这组数据是根据公开的历史数据整理得到的,并不是“随便捏造”的。

  □专家说法

  “停不住就过,不会被罚”

  昨晚,交通管理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丁立民就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数据表示,流传的所谓“实验”数据,是一种工程计算,和实际驾驶是两码事,实际驾驶过程中无论哪种情况下本身就要保持安全距离。

  丁立民表示,大家对“闯黄灯”规定的初衷应该没有异议,始终在纠结的无非就是“闯黄灯”会被记6分,实际上抢或者闯都反映了一种主观故意,比如到了路口见黄灯一脚油门通过的就是有主观故意的抢灯行为。如果不是这种踩油门抢行行为的话,到了路口见黄灯真的已经来不及刹车,就不用停车,驶过路口不会受到交管部门的处罚,这条规定不是为了让司机在黄灯前通过急刹车的方式来停车,它针对的是能停不停的车辆,因为这种行为对交通秩序的危害非常大。

  丁立民说,违反信号灯的行为危害很大,所以“闯黄灯”的规定也是对公共秩序的保护,而目前大家还不适应“闯黄灯”的规定,对此也不用紧张,到了路口见黄灯本着“能停就停,停不了就过去”的原则驶过路口,不需要急刹车。作为交通参与者,也应该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丁立民说,其实,交管部门对于抢行的行为,在技术上会有一个证据审核过程,而且即使受了处罚,司机还有申述权利。“法律规定要严格,但执法讲究证据。”

  □公众点评

  过路口减速慢行是王道

  针对DCCI的数据,有网友表示,“过路口20公里的速度都能撞死人,还测试80公里的?”还有人举例说,在美国很多州,过十字路口时必须停车,路口就应该减速慢行。

  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刘杉在微博中表示,“过路口时减速行驶,20公里时速就没问题。很多人习惯快速驶过路口,危险性很大,先减速慢行吧。”网友“qiqi1983”则表示,“与其一路看绿灯揣摩何时变黄灯,不如绿灯变黄灯前闪烁几秒提请注意更易操作些。”

  网友“她总是很忙”在微博中称,讨论闯黄,实际论的是行车道德与驾驶技术。公安部用了个词叫“集中精力”,听着简单实则是技术派。车是载命的,那些说踩不住的,我都不爱跟他们说这些。

  本报记者袁国礼 钱卫华

  □现场调查黄灯几成行车困扰

  相关主管部门对“闯黄灯”这样解释:“黄灯亮时,只要机动车车身任何一部分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继续通行,不认定为闯黄灯。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要停止通行。”然而,记者体验后发现,在实际道路行驶中,很难清晰判别车辆与信号灯的关系,黄灯反而成为司机的困扰,甚至影响到交通通行。

  1

  是走是停?

  路口险象环生

  记者2日先后在北京的非主干路、主干路等不同路段体验,最直观的感受是,绿灯时段车速减慢。

  在非主干路的车道沟路,即使是绿灯时段,大部分车辆在接近路口时都有意识地降低车速,原本节日期间车流量较小,时速本可达60公里,但在该路口时速只有约20公里,本该畅通的道路出现拥堵。

  记者在长安街西延长线的一个小路口看到,一辆深色高尔夫轿车在绿灯即将变灯时接近路口停止线,似乎意识到要“闯黄灯”,便猛踩刹车,但因车速较快未完全停止,而此时信号灯已变黄,司机只得加速离开。

  同日下午,在东三环外百子湾路口,一辆红色轿车在变黄灯时突然刹车,导致后面一辆出租车险些追尾。

  在东单路口,记者排在靠后的位置,接近路口停止线时绿灯已持续2分钟以上,记者选择放慢车速,不料引发尾随车辆鸣笛催促,而在旁边车道行驶、时速40公里左右的几辆车均选择加速通过,但在尚未越过停止线时灯已变黄,几辆车来不及制动,只得硬着头皮“闯黄灯”。

  2

  路口咋过?

  见黄灯就犯怵

  “开出租车这么多年,不知道路口该怎么走了。”北京某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司机说,“像我们这样天天在路上跑的,闯黄灯一次记6分,以后这路口该咋过啊?”

  受访司机向记者普遍反映,路口“不好过”的原因包括:

  ——绿灯变黄灯没有提示。有司机说:“很多城市,包括北京的部分路口都设置了计时器,但为什么大部分路口都没有这个装备呢?”还有受访司机抱怨,以前绿灯变黄灯前都要闪烁三下,但现在很多路口的红绿灯都没有这种提示。

  ——交通信号灯配时长短不一,难以判断。多位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北京很多路口的信号灯时间都不一样。“有的路口黄灯特别短,‘啪\\\’的一下就闪过去了,有的就挺长,基本无规律可循,过路口真犯怵。”出租车司机林先生说。

  公安部交管局2日表示,在车辆正常行驶过程中,只要驾驶人注意力集中、与前车保持安全车距,行经交叉路口时减速慢行、谨慎驾驶,“抢黄灯”和追尾事故是可以避免的。

  而记者实地体验发现,即使以时速30公里进入路口实线区,发现“情况不妙”后的制动距离至少需10多米,基本无法保证在停止线内把车停住。

  3

  是否违法?

  黄灯当红灯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交通信号灯由红灯、绿灯、黄灯组成。红灯表示禁止通行,绿灯表示准许通行,黄灯表示警示。

  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起淮介绍,从各国对“黄灯”的规定来看,设置黄灯的目的在于为驾驶员在红灯和绿灯之间提供一个“缓冲时段”,提醒机动车驾驶员判断是过去还是停下,同时在这个缓冲地带实现清空路口的作用。

  “新规规定闯黄灯扣分比以前闯红灯还多,这就使黄灯基本等同于红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成认为,新规对“闯黄灯”处罚如此之重,值得商榷。

  张起淮说,新规缺乏足够的调研和听证。根据我国立法法的相关规定,对于此类行政法律、法规的出台,必须充分吸纳各方的意见。而该新规的出台感觉“有些意气用事”。

  据新华社电


本文章由周柏豪2017演唱会安排 video.tudou.com/v/XMzA5MzU0ODc5Ng==.html?spm=a2hzp.8244740.0.0的作者提供
图片新闻
  • 波兰一女子用头发拖动2.5吨汽车行进20米(5)
  • 中式台球重金着眼全球扩张 30亿打造国际台球城
  • 春节期间河北治安形势平稳 未发生重大刑事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