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今年毕业1.3万人 多为复读生

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今年毕业1.3万人 多为复读生

http://dengxiaojin.com.cn | 2017/5/30 10:28:56

    数百盏孔明灯缓缓升空,像是满天繁星,给眼前的黑夜带来光明,远处就是巍巍的大别山。安徽毛坦厂中学的东门处,黑压压一片,站满了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和陪考的家长,他们仰望着天空中的孔明灯,默默地祈福。其中两名身穿校服的高三女生,更是从百级台阶下拾级而上,一步一磕头,叩首祈福。每年的6月4日晚,位于大别山脚下的毛坦厂中学都会上演这样的一幕,今年依然如此。明天,毛坦厂中学的13000名学生将走进高考考场,再续“神话”。

    这所建在安徽六安小乡镇上的中学,每年上万毕业生,高考本科上线率竟连续4年达到80%以上,就其高升学率来说,确实是一个神话,但同时也有人称之为“地狱”、“集中营”、“高考工厂”。

    今年高考前夕,本报记者走进了这所“神”一般的或者“魔”一般的校园,试图了解这“神魔”背后又是怎样的一所学校。

    送考前夕,放飞许愿灯

    昨天早上,32辆大巴车组成的车队,从毛坦厂中学的北门一直排到了东门,近四千名应届高三毕业生将前往六安市参加全国高考。前来送行的家长和下午才出发的高三学生,将北门挤得水泄不通。校园广播不断播放着励志的歌曲,间或响起“我们一定能成功”的口号。

    8点18分,校门附近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两辆警车的引导下,车队缓缓启动,驶出北门,穿过一条条印着“考过高富帅,战胜富二代”、“书山翰林过千嶂,高考圣地竞风流”等励志口号的红色横幅,向着六安市的方向开去。

    “今年规模小了,低调了,不再统一送考复读班和非本地生源的考生。”一位送行的家长回忆说,去年的6月5日,学校组织了70多辆大巴车送考,全镇的人几乎都赶来为考生送行,连国外媒体都来采访,影响太大了。

    今年“低调”的应考队伍里,来自金寨的高三学生李华春隔着车窗,向送行的人群做出一个“V”字手势。此前一天的晚上9点,李华春和两名同学在校外一块平地上放“孔明灯”。两名同学将红色的“孔明灯”轻轻展开,李华春用笔在上面刷刷刷地写上几个字:金榜题名。他小心地点燃灯芯,纸壁渐渐鼓起。六只手同时松开,“孔明灯”悠悠地升空而去,和天上已经放飞的成千上百只孔明灯交会在一起。

    在这块篮球场大小的平地上,一盏盏的“孔明灯”腾空而起。一位毛坦厂镇的居民说,每年的这两天,高三的学生和家长们都要放许愿灯,就像过节一样。

    与世隔绝,近半无手机

    带着过去三年的付出,这批高三考生已经浩浩荡荡地赶赴考场。眼看过去的三年,即将成为回忆,而这回忆又是怎样的内容呢?

    作为学妹,高二(20)班学生张莉的今天,就是那些赴考学生的昨天。

    昨天中午12点左右,张莉利用吃饭时间,匆匆跑到东门外的一家便利店,取回充满电的手机电池,然后将另一块没电的电池安在充电器上。每充一次电,张莉要交给店主1元钱。

    “没有办法,宿舍里没有电源插座,教室里只有讲台上有一个,老师还不让学生用来给手机充电,一旦发现就没收,因此只能跑到外面充电。”张莉说,学校虽然没有禁止使用手机,但教室和宿舍里都不能充电,所以很多住在学校宿舍的同学,干脆都不用手机。“暑假后,我也不想带手机了,校门外有很多公用电话亭,有事和家里联系可以去那里。”

    张莉告诉记者,班里拥有手机的同学还不到一半,更不会有同学使用Ipad之类的电子产品,“有个 MP3听听音乐就非常不错了”。

    张莉来自合肥,初中也是在合肥读的。“那时候真是幸福,放学回家后,做完作业,就可以看电视上网,现在完全不可能。逛街?就这巴掌大的地方,10分钟就能走个来回,有啥好逛的?还不如在校园里走走。”

    用“与世隔绝”来形容这所大别山中的学校,并不为过。除了地处乡镇、交通不便外,整个校园也被围墙包围,部分墙上甚至还能见到铁丝网。校园内外、全镇上下也没有一家网吧。

    在李华春曾经住过的宿舍里,记者看到,唯一带电的就是白炽灯。对于李华春和室友来说,他们无法决定它的亮起和熄灭,全是宿舍管理员在值班室操控。


本文章由A8娱乐 http://t.qq.com/A8yule5198的作者提供
图片新闻
  • 以斩断在农村基层干部和不法分子的利益输送链
  • 搭乘“飞的”回家过年成为外出务工青年新选择
  • 安徽一养老院副院长挪用五保户补助放贷获刑